其他同学有了什么心结
2020-11-11 04:2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群友“洋娃娃”从2015年开始专门负责姚国玲的捐助事宜,除了每月的300元外,她把群友们多捐的钱,全部给国玲攒了起来,“等她将来有大事了再用,或者将来就做为她的嫁妆。”

热心的群友们当即决定资助她。从那时开始,群友们每月给国玲资助300元钱,条件只有一个,要求她大伯必须要把她送到学校上学。

一个拥抱打开她自闭的心门

姚国玲(右)在工作

罗九户外徒步公益群是兰州爬山爱好者自发建立的一个公益团体,每个周六,大家都要聚集在一起沿罗九公路爬山,并顺道捡拾沿途的垃圾,常年坚持不懈。

罗九公路是一条美丽的景观大道,和它一样,常年活动在这条路上的罗九徒步公益群也在四时变幻中,永远保持着美丽善良的本质,这份美丽,来自他们心底的怜悯之心和浓浓的爱意。爱,让一个山区残疾儿童走出了自闭与贫困;爱,让她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创造更美好的人生;爱,让一个被封闭的世界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兰州晚报全媒体首席记者马军记者蔡宁祯赵亚兰文/图

凡文章来源为"兰州新闻网"的稿件,均为兰州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兰州新闻网",并保留"兰州新闻网"的电头。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国玲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群主“健康人生”认为,只有具备了必要的劳动技能,国玲才可能真正实现自立。于是,群友们把国玲接到兰州,在与省残联取得联系后,把她送到技校学习办公自动化。国玲在学校中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也有了自己的闺蜜,不仅自己有了自信,还主动去帮助别人。其他同学有了什么心结,她还常常帮助排解。看到发生在国玲身上的变化,干妈“洋娃娃”说,当初的救助可能只是心生怜悯,而现在,看到国玲越来越能融入到社会之中,大家都觉得所做的这一切已经得到了超值的回报。

在被干妈的悉心照顾打动了之后,国玲也逐渐敞开了原本封闭的内心,在和干妈一家人的接触中,越来越不拿自己当“外人”,孩子们偶然发生争吵,一个说:“那是我妈!”国玲一点也不让:“那还是我干妈呢!”

这些天,姚国玲逐渐进入了状态,完全能够胜任停车场的工作,人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快乐。罗九户外徒步公益群的所有网友们也由衷为她感到高兴,在大家看来,可能大家的力量很有限,不能帮助更多的人,但能集中力量,让一个孩子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自立的人,这足以让原本不经意间的善举变成了改变一个人生的壮举。

姚国玲开始在天水北路什字桥下停车场上班了,几位网友在她第一天上班的时候,都去陪她。怕她脚冷,网友大“兔子”给她买了一双400多元的雪地靴;群里最年长的李国仁和别的网友商量,为她找了一个价格合适、离上班地点很近的出租房,然后晚上连夜去弹了棉被棉絮送过去;在停车场经常停车的司机们知道姚国玲的情况以后,都通过朋友圈喊话,让朋友们支持小姑娘的工作……

关心着国玲的不止“洋娃娃”一个,在罗九群的所有活动中,国玲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特殊嘉宾。在和这些叔叔阿姨们的接触中,她从开始的拘谨怕生,渐渐变得开朗大方。

国玲毕业后,因为身有残疾,又没有文凭的她自己很难找到工作。大家开始纷纷想办法,最后还是“健康人生”帮国玲找到了一份停车场收费员的工作。

为了保证国玲能按点吃饭,大家在停车场的对面找了一家餐馆,当餐馆老板听说姚国林的具体情况后表示愿意为姚国玲提供免费的午餐和晚餐,他说只要我这饭馆开着,就一直给她免费。但是大家谢绝了餐馆老板的好意,“健康人生”说,姚国玲现在有了工作,能自食其力才是真正的自立。同时,精神上的自立才应该是国玲最终的目标。

兰州新闻网兰州晚报

6年前,罗九户外徒步公益群组织了一次天祝藏区的户外徒步活动。行进途中,他们偶遇了小国玲,当时她呆呆地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发愣,凌乱的短发,黢黑的面孔,让人分不清性别。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陌生人,她的目光中有好奇也有惊恐,更多的是一种面对陌生的畏惧,大家怜由心起,纷纷上前和她说话,可是国玲始终一言不发,大家把身上的零食送给她,她也只默默地怯怯地接着。大家以为她是个聋哑孩子,当大家准备离去时,群友“亚亚”走了几步之后,又不舍地转过身,给了国玲一个拥抱,这时候,国玲才哇地一声哭出来……

天水北路雁滩大桥立交桥下,有个不大的停车场。扫码、收钱、撕票……一个小小的身影不时在这里来回穿梭。收费员这样一个普通的工作,让她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也让她觉得,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劳动来回报获得的那么多的关爱。小姑娘叫姚国玲,今年18岁,她原本是天祝藏区的一个留守残疾儿童,在上三年级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一群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兰州罗九户外徒步公益群的朋友们。

在与国玲接触的过程中,“洋娃娃”被这个孩子的朴实纯真所打动,她干脆将国玲认做了干女儿,每年寒暑假,这个干妈都会把国玲接到自己家中,和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起生活。给自己的孩子添置衣服鞋子、学习用品,国玲同样有一份;带自己的孩子自驾旅游,自然也少不了国玲;给自己的孩子找老师补课,也同样给国玲找一对一的补习老师……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大家才了解到,国玲父母离异,父亲进城打工,将她寄养在大伯家中,深处大山,身有残疾,小国玲几乎没有可以交流的人,也基本上处于半失学状态。

来源: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okft.com新疆吐鲁番市要获科技有限公司 - www.gokft.com版权所有